<track id="1flrr"></track>

      <th id="1flrr"></th>

      <track id="1flrr"></track>

        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大部分网站已经不兼容且存在安全隐患,建议您立即 升级, 如您使用的是360浏览器或qq浏览器等请切换到极速模式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论坛 家园 广播 积分充值 淘帖 马甲 签到 快捷导航 APP下载
        穿针引线服装论坛»论坛 服装设计 服装设计师语录 对后现代主义感兴趣得同志们都来聊聊呀!
        2019中国深圳服装原创设计大赛2019“市长杯”中国(温州)工业设计大赛第五届濮院杯PH Value针织设计师大赛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对后现代主义感兴趣得同志们都来聊聊呀!

        [复制链接]
        查看: 13582|回复: 39
        跳转到指定楼层

        15

        主题

        179

        帖子

        1

        听众

        小学二年级

        Rank: 6Rank: 6

        引线币
        517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03-11-13
        在线时间
        329 小时
        积分
        179
        威望
        0

        对后现代主义感兴趣得同志们都来聊聊呀!

        对后现代主义感兴趣得同志们都来聊聊呀!都来呀!
        超自我!我要!我要!超自我!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826

        帖子

        3

        听众

        ?#29616;?#20250;员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引线币
        1405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04-4-7
        在线时间
        1006 小时
        积分
        842
        威望
        10

        对后现代主义感兴趣得同志们都来聊聊呀!

        赫赫 ,我喜欢后现代的东西.............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

        帖子

        0

        听众

        ?#23383;?#22253;

        Rank: 2

        引线币
        168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04-6-6
        在线时间
        0 小时
        积分
        2
        威望
        0

        对后现代主义感兴趣得同志们都来聊聊呀!

        后现代主义?#19988;?#22330;发生于欧美60年代,并于70与80年代流行于西方的?#24080;酢?#31038;会文化与哲学思潮。其要旨在于?#29260;?#29616;代性的基本前提及其规范内容。在后现代主义?#24080;?#20013;,这?#22336;牌?#34920;现在拒绝现代主义?#24080;?#20316;为一个分化了文化领域的自主价值,并且拒绝现代主义的形式限定原则与党派原则。其本质?#19988;?#31181;知性上的反理性主义、道德上的犬儒主义和感性上的快乐主义。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

        帖子

        0

        听众

        ?#23383;?#22253;

        Rank: 2

        引线币
        168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04-6-6
        在线时间
        0 小时
        积分
        2
        威望
        0

        对后现代主义感兴趣得同志们都来聊聊呀!

        现代主义的?#24080;?#20013;心在巴黎,后现代主义的?#24080;?#20013;
        心转移到纽约。抽象表现主义(又称行动绘画或纽约画
        派) 把超现实主义倡导的表现?#24065;?#35782;的创作理论加以发
        挥,并赋予它新的因素──画家主体的行动,?#23548;?#19978;开
        辟了后现代主义的?#32676;印?#32654;国现代?#24080;?#30340;理论家H.罗森
        堡解释说,行动绘画已经不是为了美、趣味、?#30475;?#31561;艺
        术目的;行动绘画的作品已经不是?#25345;?#29289;体的画像,而是
        物体本身;它们已不是自然的再现,而本身就是自然。从
        行动绘画始,画家的创作过程才被视作真正的现实。行
        动绘画标志着西方现代派?#24080;?#30340;主观化达到了顶峰,艺
        术开?#21363;?#20027;观,从自我表现走向客体性。抽象表现主义
        绘画之后出现的色面绘画、硬边抽象和后色?#24066;?#25277;象的
        共同特征在于都强调色?#39318;?#20026;独立?#24080;?#35821;言的美学价值,
        在绘画中排斥一切非画面的因素。
          发展?#32431;觥⊙细?#22320;说,真正的后现代主义始于波普
        ?#24080;酢?#27874;?#25214;帐?#20986;现在50年代。这派的理论家罗森堡认
        为,当代?#24080;?#24050;经超越了形色的框架,超越了纯美学的
        范畴,与伦理学、心理学、政治学、文化的未来学融为
        一体。他主张用“行动”来恢复创造的生命力。行动的
        结果不是传统观念中的画作,而是偶发?#24405;?#20598;发?#24405;?br /> 的过程被视作真正的现实,并通过行动记录下来。罗森
        堡主张在美术与非美术、反美术之间划?#32676;牛?#21147;倡?#24080;?br /> 回到群众中。他以为,波?#25214;帐?#26159;真正的群众?#24080;酢?#23427;
        有不同形式的表现,集合?#24080;?#26159;其一种。它把象征消费
        文明和机械文明的废物、影像加以堆砌?#22270;?#21512;,作为艺
        术品来创造,以表示现代城?#24418;?#26126;的种?#20013;?#26684;、特征和
        内涵。法国的新具象?#24080;躋彩且?#31181;,它与达达主义和超
        现实主义的传?#28526;?#25345;着更密切的联系。他们通过?#27426;?#30340;
        媒介和?#24418;?#19968;方面对当代?#27426;?#21457;生的现实提出批评和
        反省,另一方面也有自我反省的成分在内。新达达又是
        一种。它源于达达,但是它把达达对传统文明的挑战和
        ?#25918;?#30340;?#24418;?#25913;变成为这些?#24418;?#30340;赞美。正如M.?#27966;?#22312;
        1962年给朋友H.里希特的信?#20852;担骸?#25105;把瓶架和小便池
        丢在人们的面前,作为向传统?#24080;?#30340;挑战,谁料到现在
        他们却赞叹它的美了。”波?#25214;帐?#22312;创作中广泛运用与
        大众文化密切相关的当代现成品,这些物品是机械的,大
        量生产的,广为流行的,低成本的,是借助于大众传播
        工具(电视、报纸和其他印刷物)作为素材和题材的。在
        运用它们作为手段时,为了吸引人,必须新奇、活泼,有
        性感,以刺激大众的注意力,引起他们的消费感。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23

        主题

        374

        帖子

        12

        听众

        引线元老

        MAGIC.MU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引线币
        22791
        精华
        1
        注册时间
        2003-12-17
        在线时间
        516 小时
        积分
        384
        威望
        15

        原创先锋奖

        对后现代主义感兴趣得同志们都来聊聊呀!

        有一句:后现代主义人人都?#19988;帐?#23478;。。。
        http://weibo.com.cn/magicmu          每当我闭上双眼  我看到的就是你 每当我?#26009;?#30340;片刻  我就会呼吸到你的气息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179

        帖子

        1

        听众

        小学二年级

        Rank: 6Rank: 6

        引线币
        517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03-11-13
        在线时间
        329 小时
        积分
        179
        威望
        0

        对后现代主义感兴趣得同志们都来聊聊呀!

            有本书叫 后现代主义的服装 ,是包铭新编的,对后现代主义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还不错。
        超自我!我要!我要!超自我!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17

        主题

        361

        帖子

        1

        听众

        ?#29616;?#20250;员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引线币
        1280
        精华
        1
        注册时间
        2003-11-23
        在线时间
        362 小时
        积分
        371
        威望
        0

        对后现代主义感兴趣得同志们都来聊聊呀!

        后现代主义没有明确的定义
        没有既定的美学法则

        0

        主题

        32

        帖子

        1

        听众

        ?#23383;?#22253;

        Rank: 2

        引线币
        3183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03-12-30
        在线时间
        1 小时
        积分
        32
        威望
        0

        对后现代主义感兴趣得同志们都来聊聊呀!

        我让你不服!!!???累死我了!!!我本来想在图书馆给你找后现代的文章, 不料沉醉于人体照片集锦之中无法自拔。。。
        这是我找到的一篇文章, 应该能满足你需要。你要是?#27426;?#23436;它我就和你没完!

        作者:克里斯托弗·里德 译者?#36203;?#21315;帆 刘毅青
        “后现代主义?#20445;?#23427;的定义似乎随着每个引证而改变,不过,这个术语被用来描述在?#24080;?#39046;域的最新发展(或者以从城市规划到神学等社会生活的其它形式),这一点表明了一种广为流行的看法:感受力(sensibility)的一种内在连贯的变化是我们时代的一个标志,这变化把这一时代与先前的“现代主义”区别开来。内在连贯的差异性,这里显然有着悖论,对此社会学家?#24503;?#37011;岑(Norman K. Denzin)给出了一个分析,他把后现代主义定义为“既?#19988;?#31181;理论化形式……又是社会思想的?#27426;?#26102;期”。1)这样可以从两方面把各种现象(包括?#24080;?#29616;象)纳入后现代主义的范畴里:第一,它产生于后现代时期;第二,它表明了与后现代思想有关的特殊形式。
        ?#24080;?#25945;科书里通常说后现代时期始于1977年,以查尔斯·简克斯(Charles Jencks)的《后现代建筑的语言》(The Language of Post-Modern Archiecture)一书的出版为标志。该书试图用更折衷的方式取代国际风格(International Style)设计中极简主义的作法。2)?#23548;?#19978;,现代主义――简克斯将这一术语的最早使用追溯到维多利亚时代――自它诞生起就被宣告终结了。3)而后现代主义一词只不过是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才开始流行,人们用它来总结回顾前十年的事,试图用它把从波?#25214;帐酰≒op)到观念?#24080;酰–onceptual)的发展归为一个范畴,这一发展似乎挑战了形式主义的美学,反对现代主义日益朝?#30475;?#25277;象方面的演进。这样,后现代主义最宽泛的定义应该是:六十、七十和八十年代的非抽象主义?#24080;酢?#20174;这一观点来看,观念?#24080;?#30340;谱系――从?#27966;校―uchamp)经由达达主义和超现实主义到豪森伯格(Rauschenberg),参见本文集论观念?#24080;?#30340;文章,[译者按:该文为罗伯塔·史密斯(Roberta Smith)的《观念?#24080;酢罰–onceptual Art)]该文在把观念?#24080;?#19982;“主流现代?#24080;酢保╩ainstream modernism)作比较时对此进行了追溯――同样也是后现代主义的谱系。的确,有些批评家,尤其是?#20999;?#30524;睛盯?#21734;派?#30340;人,认为“后现代主义”是用词不当,认为在现代主义内部总是已经潜藏着后现代主义者。就连这个术语要取代现代主义(“后现代”里的“后”字)的要求本身,按照本书序言先行对现代主义的定义“对过去的质疑和拒绝?#20445;?#20173;然可以看作是典型的现代作法。
        由于通常使用的宽泛,“后现代主义”这一术语很容?#36164;?#21040;如不?#19979;?#36753;、野心太大这样的批评。?#27426;?#22312;认同后现代主义的?#24080;?#23478;和批评家给出的?#20999;?#24433;响巨大的主要理论中,这个术语获得了一套更具体的涵义,围绕着它的相关词汇有:示意(signification),原创性(originality),挪用(appropriation),作者权威(authorship),解构(deconstruction),话语(discourse)和意识形态(idelogy)。简而言之,后现代主义挑战现代主义者对?#24080;?#33258;主的确信――举个例子,这种确信在本书中关于抽象表现主义的那篇文章[译者按:该文为查理·哈里森(Charles Harrison)着的《抽象表现主义》(Abstract Expressionism)]开头引用的雷恩哈特(Ad Reinhardt)的话里,就有明确的表示。后现代主义者认为表像(representation)和现实是重叠的,因为表像和语言(示意)的种种惯例已经被人们习得和内在化了,使得我们把它们当作了现实的。尤其是当今电视和大众?#25945;?#22312;塑造人们的意识上起着如此重要作用的时代,我们将之当作现实之物来经验的东西其实在表像中总是现成的,并经过了表像的过滤。“虚影?#20445;╯imulacrum)这个词――取自法国哲学家鲍得里亚(Jean Baudrillard)的文章――常常用来指把表像当作现实的这样一种观念。4)这样,对后现代主义者而言,我们能够做的或者说的没有什么是真正“原创的?#20445;?#22240;为我们的思想是从我们对?#27426;?#34920;像的生活时间(a lifetime of representation)的经验里构建而成的。因此,设想一个作品的作者发明作品的形式或者控制作品的涵义,是很?#23383;?#30340;。后现代主义者不是去假装一种权威性的原创性,而是把注意力放到图像?#22836;?#21495;(能指(signifiers)处于不同(“被挪用的?#20445;?#35821;境?#24065;?#20041;的转换或丢失的方式上,从而揭示(解构)意义被建构的过程。因为从?#24080;?#21040;广告,没有哪一套能指是原创的,所以一切都暗含在产生并且\或者阐释它们的文化的诸种意识形态――这些意识形态本身是语言或者表像的范式,因此就是“话语?#25253;D―里。
        这些后现代主义原则的运用?#36947;?#26469;自一些1980年前后的?#24080;?#23478;,当时他们反复地利用相互冲突的图像和表像体系,这一作法为他们带来了名声。朱利安·施纳贝尔(Julian Schnabel)的成功?#23548;?#24120;常被用以形容八十年代早期高涨不已的?#24080;?#24066;场。他在巨大的欀板上将从电影、摄影和宗教圣像画里借用的图像拼合在一起,在其表面又一股脑儿缀上招贴、小马皮、地毯、浮木以及——最著名的——破碎陶器等。他的以下这些作?#27861;D―《逐出圣殿的凯科摩》(Giacomo Expelled from the Temple,1976-78)、《不带怜悯的油画》(Painting Without Mercy,1981)、《病人与医生》(The Patients and the Doctor,1978)――都引入了权威性的意识形态的传统形式(宗教、?#24080;?#21490;、治疗),但它们的最终效果却是拒绝了观众的任何对于它们意义的确定。他的作品有着压倒性的宏大规模,同时又是粗糙的、脆弱的和混乱的,显然很花了一番气力,它们看起来不是想传达什么东西,而是想?#24471;?#26576;些东西是永?#31471;?#19981;清的;它们?#20999;?#38169;位的能指迫使观众面对意义产生这个过程本身。
        像施纳贝尔一样,戴维·萨勒(David Salle)也拼合了来源各异的图像,他将卡通、新闻照片、技术草图、著名油画、电影剧照和色情?#35745;?#24182;置和重叠。他被刻划为“最鲍德里亚的鲍德里亚主义者,纵情于游离所指的?#20999;?#36848;性游戏”。5)他的成名作有《野蛮与错象》(Savagery and Misrepresentation),画?#31995;?#21512;了一个卡通式的半人马的线描和一群水边躺着的裸女,后面的场景是从垮掉一代专画劳工生活的马什(Marsh)的画里借用来的。画家任凭两个图像之间的联?#30340;?#31946;不清。?#19988;?#20010;图像在抹去或抵消另一个吗?它们之间可以互相阐释吗?它们是不是再现了当今世界的视像效果,在这里(比如在我们可以同时观看?#25945;?#33410;目的电视机里)看上去在一起的东西?#23548;?#19978;互相之间根本无关。后现代主义者们这种淌浑水的作法的最?#20852;?#26381;力的例子或许就是萨勒和施纳贝尔的“合作?#20445;?#19968;次并没有与一个参与者商量过的合作):施纳贝尔从萨勒那儿搞到了一张双折的画,翻转过来,再?#30001;先?#21202;自己的肖像,将之重新命名为《跳跃》(Jump)。图像的意义,连同作者权威这一观念,在这儿都引人注目地抛在了一边。6)
        八十年代早期,施纳贝尔和萨勒都因为以诡辩谲?#37322;?#35299;了先前关于?#24080;?#30340;功能和性质的权威论断的而大出其名。但与此同时,他们成了评论界激烈抨击的对象。可以想见,敌视后现代主义的保守批评家,会嘲笑他们远离现代主义的传?#22330;?#22312;诸如“一个画家的堕落”和“表现主义的小?#21734;?)这样的标题下,两家主要的美国大众新闻周刊把施纳贝尔的画作与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确立的现代主义典范相比?#24076;?#20197;此来攻击他。萨勒则在一篇评论里?#36824;?#20197;“被最?#29616;?#22320;高估了的青年美国?#24080;?#23478;”的称号,作者把他的名声解释成与?#25226;?#32899;绘画”比起来根本上是小玩意儿的后现代主义的一个病征。8)除了遭到?#27425;?#29616;代主义的人的如此蔑视外,施纳贝尔和萨勒还都受到自命为后现代主义者的人的批评。这些挑战表明了后现代主义内部的重大的分歧,在身份问题上的分歧。
        身份之争对后现代主义是至关重要的,以至于一些理论家想提出一种对特定身份的新的意识来作为后现代时代的唯一标志性特征。安德里亚斯·胡塞恩(Andreas Huyssen)在一篇有影响的文章里描绘了“现在和以后都构成了?#27426;?#26102;间里要到来的后现代文化的本质”的四个身份(他称之为现象):民族身份,尤其在对抗帝国主义的过?#35752;?#24418;成的民族主义;?#21592;?#36523;份;生态主义(environmentalist)身份;种族身份,尤其是非西方种族的种族身份。9)胡塞恩的分析超出了?#24080;?#33539;围,是在界定一般后现代文化的特征,不过,很容易环境?#24080;酰╡nvironmental art)10)和女性主义?#24080;?#30340;兴起里,在个人作品或主题展览对?#21592;稹?#27665;族和人种身份的表达里,看到他的观察的例证。强调具体的身份是对形式主义者的?#24080;酰?#36825;种?#24080;?#27491;好是由――并且为了――某个人口学上的特殊群体以压倒性的优势创造的:他们是白人、西方人、属于上等中产阶级的以异性?#20302;?#34920;出现的男性)的超越性与普遍性信条的挑战。
        当然,这些?#24080;?#39046;域的发展是对于更广阔的对于标准的社会批判的反?#24120;?#36825;些标准基于人种、阶级、民族、?#21592;稹⑿园?#21462;向以及其它身份形式之上。但?#24080;?#30340;具体社会定位——就像这些?#24080;?#19982;经济和学术特权都紧密相连――则使其把其注意的焦点集中在?#22253;?#21644;?#21592;?#36523;份上,在?#24080;?#19990;界里这些身份总是存在的,只?#19988;?#21069;备受压抑。?#24080;?#20316;为最大特权等级的奢侈物的商品地位,被在一切学院课?#35752;?#37117;显然是专有的教育机会给强化了之后,促成了非支配的人种、民族、阶级身分在?#24080;?#39046;域――这个领域里的差异?#21592;?#26356;广阔的文化要少得多――几乎隐匿不见的状态。11)尽管?#32423;?#26377;展览,在?#24080;?#26399;刊有文章,但与这些致力于身份之争的?#24080;?#21697;打交道的?#24080;?#23478;们和评论员们通常却只在?#24080;?#20307;制之外工作,或是处在与这个体制的不顺关系之中,在这个体制里,他们的方案常常被贴上“工?#22330;薄ⅰ?#22823;众文化”的标签,或者被当作“?#24080;酢?#29579;国之外?#25345;?#21478;一范畴的造像。虽然这些范畴常常被人征引,用以清除与妇女或同性恋有关的?#24080;酰?#20294;是这些工作还是在特权较少的人们、?#22253;?#20154;为主的?#24080;?#30028;顾客那里发现了它的保护人。12)植根于?#21592;?#21644;?#22253;?#21462;向的身份成了后现代主义发展的核心动力。
        自从文艺复兴开始了对?#24080;?#23478;传记的?#20302;?#35760;录,编年史里就记载了关于有野心的女?#38498;?#21516;性恋爱的故事。13)但只是到了上个世纪这些特征才成为身份――甚至“女性主义”和“同性恋”这些词也才有一百年的历史。但是在相当晚近的时期以前,?#24080;?#19990;界一直都预先排除了对这些身份的明确表达,有时是完全歧视女?#38498;?#21516;性恋者,14)但更经常是微妙地控制他们的表达,使之与?#24080;?#21697;的?#20998;省?#23436;善甚至与?#24080;?#26412;身的定义相矛盾。这一排挤过程反映在,比如说,这一文选的其它文章中提到的男人数量是女人的二十倍,但是却没有一个地方讨论到?#21592;?#30340;影响。相似的,当同性恋?#24080;?#23478;如罗伯特·豪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雅斯贝尔·琼斯(Jasper Johns),安迪·瓦洛尔(Andy Warhol),戴维·霍克尼(David Hockney)或者吉尔伯特(Gilbert) 和乔治(George)被引证时,他们的性取向身份被认为与他们的?#24080;?#20316;品无关而忽略掉。而现代主义的传?#24120;?#33267;今仍有许多的支持者)把这样的利害考虑断定为“意识形态的?#20445;?#22240;此,?#27426;?#22312;?#24080;?#21644;美学的领域之外,对异性恋的雄性的类似表达――像未来主义画派的男子气概和“蔑视妇女?#20445;?#27874;洛克 的“身体暴力?#20445;╬hysical violence)美学,或者罗斯科(Rothko)和纽曼(Newmen)通过创作“男性化”的油画来成为“人”的决心――被认为更容易取得?#24080;?#30340;成就。
        如果说以前写作中的偏见现在看起来十分的明显,那正是由于大约始于1970年的女权主义运动和同性恋运动对传统的关于性取向和?#21592;?#30340;成见提出了挑战。虽然这些运动不是源自?#24080;?#39046;域,但他们开出的风气却使?#24080;?#23478;和批评家们卷入其中。明确的女性主义和同性恋的眼光开始影响?#24080;酰?#19982;之不差分毫地,后现代主义运动也同时兴起。只要看看本文开篇对后现代主义的预先定义,就很容易看到?#24080;?#26159;如何与社会运动发生联系的。从一开始后现代主义就把主流现代主义在?#24080;?#19982;生活之间打入的楔子拔掉了。后现代主义者像女性主义和同性恋?#24080;?#23478;一样,坦坦荡荡地参予社会问题论争,与意识形态、大众?#25945;?#21644;当权派力量作斗争。也正是这些共同之处常常被保守的批评家强调了,为的是把后现代主义当作简单的“激进的女性主义”或“矫揉造作的”同性恋文化的示威而加以摒弃。15)虽然同性恋和女性主义批评?#39029;?#24120;是拥护后现代主义的立场的,?#27426;?#20182;们对像施纳贝尔和萨勒这样的?#24080;?#23478;的批评却表明他们与这些?#24080;?#23478;所代表的后现代主义有着?#29616;?#30340;分歧。后现代主义内部这样的争论集中在两个焦点上:作者权威和行动主义(Activism)。
        女性主义者们特别质疑,后现代主义的反作者权威的修辞学本身似乎成了文化权威的一?#20013;?#24335;,成了对合适的名头(主要是法国人和男性)和复杂的行话的反复称道,这些名头与行话使得?#24080;?#23478;和学?#21495;桑?#21516;样,主要是男性)能够与后现代主义联合起来,将传?#25104;?#32032;享威望的美术馆、博物馆和大学里的?#24674;?#24109;卷而走。英国一位名声卓著的女性主义者格里瑟尔达·波洛克(Griselda Pollock)就认为,不应该把现代主义仅仅理解为一种视觉风格(抽象)和支持这?#22336;?#26684;的批?#35272;?#35770;(形式主义)。她认为,抽象和形式主义理论仅仅?#19988;?#20010;?#23433;?#37322;?#20302;场?#30340;产物,这一?#20302;?#24378;调“从伟大的个人天才的杰作那儿诞生的风格上的创新?#22836;?#21160;”。她从八十年代流行的对理论家和?#24080;?#23478;个人的英雄化里看到,后现代主义只是“现代主义生产和消?#21568;?#26500;”所决定的风格续列里的又一?#22336;?#26684;而已。16)她的这一理论观点被整个八十年代的个体?#24405;?#19968;一证明了。例如,当施纳贝尔出版了反映他自己在长岛海滩房子外面的巨大帆布上工作情形的黑白摄影作品时,我们很容易由此回想起著名的《?#24080;?#26032;闻》(ART News)和《生活杂志》(Life Magazine)上的照片,?#20999;?#29031;片曾使杰?#25628;貳?#27874;洛克在五十年代成为神启天才的典范。17)这时的施纳贝尔看上去是在要求和守卫一种最传统的现代主义式的名声,虽然他的?#24080;?#20316;品看起来?#20852;?#19981;同。
        对后现代主义一个早期的――并且可能也是看得一清二楚的——批评来自美国的先锋女性主义者,露西·里帕德(Lucy Lippard),她在1980年评价了女性主义对近十年的?#24080;?#30340;贡献,那十年的?#24080;?#26157;示了与现代主义传统的决?#36873;?#37324;帕德在?#24471;?#22899;性主义的影响提到了对“核心意象和模式绘画?#24065;?#21450;“分层、断?#36873;⑵刺?#31561;的注重,提到了把“真实的情感与自传性的内容”引入?#38774;形?#36523;体?#24080;酰?#24405;像和?#24080;?#23478;的出版物”里的作法,还提到了对“像刺绣、缝纫和中国画这样的传统?#24080;?#24418;式”的改造运用。不过,里帕德预见了格里瑟尔达·波洛克所说的,?#24067;?#25345;女性主义?#24080;?#19981;仅仅是另外一?#22336;?#26684;,就像“后现代主义,后极简主义,和后超越之后(Post-beyond-postness)”那样。她坚称,它们之间的不同在于女性主义者才明白,“不涉及?#20999;?#25903;撑着、常常是刺激着?#24080;?#30340;社会结构是不可能讨论?#24080;?#30340;”。她瓦解了藏身于?#24080;?#22825;?#21734;?#19968;无二这种陈词滥调之中的作者权威,说:“我们认为?#24080;?#29702;所当然地不仅仅是‘表现某个自我’,它还有一个重要得多的任务就是:表达作为一个更大的统一体和共同/统一体(Comm/unity)一份子的自我”。18)对里帕德而言,这样一种把女性主义从后现代主义中分离开来的对某?#24739;?#20307;身份的表白,使得女性主义?#23548;?#26356;能挑战现代主义传?#24120;?#19968;种身份的?#24080;酢?#22312;她看来,一个像朱迪·芝加哥(Judy Chicago)这样的?#24080;?#23478;,她?#20999;?#23439;大的、只出现女性的、体现合作精神的装置,就证明了女性主义?#24080;?#30340;潜力。芝加哥于1972年创作的《女人屋》(Womanhouse,与米里亚姆·萨皮罗(Miriam Schapiro) 共同完成),1974年的?#22534;?#20250;》(Dinner Party)和1978年的《出生计划》(Birth Project)等作品汇集了运用各种“手工”技术的妇女,探索了这些妇女经验里的特异性。像萨?#25112;?#29992;色情?#35745;?#21644;施纳贝尔胶合陶器一样,芝加哥的作品挑战了现代主义把?#24080;?#19982;生活的其它方面分割开来的传统作法,不过她对与性有关的意像和“手工品?#25253;D―包括陶制的盘子――有着不同的目的?#26680;?#30340;作品不是简单地解构传统的意识形态,还要建构起一种取而代之的叙述,在这些例子里,就是关于女性的历史的故事。19)?#27426;?#25140;维·萨勒则认为,“我从不觉得我的作品会定位到哪个特别的亚文化层次里面去?#20445;?0)芝加哥的作品则宣扬了女性主义的身份。
        更强调建构性的“共同/统一体?#20445;?#32780;不是对作者权威的解构,这导致了女性主义与后现代主义的第二个主要的冲突:对行动主义的争论。后现代主义的努力?#19988;?#25581;示,一切现实不过?#19988;?#31995;列转换着的幻影,这就会滋生?#25345;中?#26080;主义;女性主义则认为:一旦所有都被拉平,都只被当作表像,那有原则的行动还有什么根据呢?#20811;?#20204;特别地关注了萨勒的作品,反对他的作法,那显然是?#25105;?#28151;合意象,利用色情?#35745;?#25152;连带的震惊效果作为解构的手段。当他要消解的反方?#19988;?#31181;与政?#21619;?#20105;相连系的意像时(例如引用马什的画的《野蛮与错象》),那么色情剧照那种里男性主宰的内在机制便被保留下来,而同时,“萨勒把文化之希望和行动主义的?#20999;?#29087;悉的象征转变为犬儒主义和性无能的符号”。21)再次的,?#24080;?#23478;自己的陈述支持了女性主义者的批评。在一次采访中,萨勒描述了一种促使他跟踪纽约地铁里身体有?#20064;?#30340;小女孩的“邪恶的自?#26377;?#29702;?#20445;╡noumous identification)。萨勒显然不关心他这一?#24418;?#30340;社会含义,没?#20852;导?#20182;的在场是否打扰或吓着了地铁里的少女,而?#19988;?#19968;种美学化了的虚无主义作出结论:“我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因为你不能随着她们回家。唯一能确定的是,意识到这一点的?#19988;?#21051;对我来说是极其折磨人的?#35272;?#26102;刻”。22)
        对于有着 “共同/统一体”理想的批评者来说,萨勒个人的美学?#32431;?#26159;不够的。的确,这是现代主义当年一再对观众允诺过的老一?#23376;?#24742;了,?#20999;?#35266;众有足够的特权以“?#24080;酢?#30340;名义使他们自己与“生活”拉开距离。如果“后现代主义”真的有意义,它就不能仅仅贴上新的现代主义风格的标签,而是必须摆明与这样一种对?#24080;?#30340;目的和功能的传统看法分道扬镳的转变。这一决裂的例子,可以在萨勒的作品与法国?#24080;?#23478;索菲·卡勒(Sophie Calle)和美国?#24080;?#23478;贝蒂·乔丹(Bette Gordon)的比较里看到,两位?#24080;?#23478;都用自己的?#24080;?#34920;达过萨勒描写过的那种窥阴的愉悦。卡勒的纪实摄影是在观念?#24080;?#30340;传统里作的,其?#20852;?#20110;1979年创作的?#31471;?#35273;的人》(The Sleepers,a.k.a The Big Sleep)是从自己的邻居里邀请?#24605;?#20010;人睡在她的床上再拍下来,而于1980年创作的《威尼斯组曲》(Suite vénitienne),成书发表时附了鲍德里?#19988;?#31687;其热情的评价。在这本书里她纪录了她生活的两周,两周里她秘密地跟踪了一个参观威尼斯时?#21152;?#30340;熟人。虽?#24739;?#20854;容易引入?#21592;?#20998;析,但是卡勒和鲍德里亚都没有涉入这一问题。事实上,在对卡勒的构想的内涵作详细考察时,鲍德里亚的文本是萨勒的虚无主义的唯美主义的回声:
        与我们自由、个人自主的信念比起来,……这样一种观念同时岂不?#19988;?#24449;妙,惊悚,节制与傲慢得多么……某些别的人在照看你的生活。某些别的人预见了它,实现了它,完成了它……用这样的方式去想见事物,跟在国家、机遇……或者自己的意愿的决定下去想见一样,并无荒谬之处。
        鲍德里亚还通过回顾传统美学愉悦的雕塑讨论了卡勒的?#31471;?#35273;的人》,得出结论说:“想象一位令人陶醉的女子:没有?#26085;?#26356;美好的事了……”23)
        卡勒的作品,包括她作品作为书的出现方式,挑战了现代主义对原创性的信条,对?#24080;?#34920;像与生活于其中的现实相分离的信条,在此意义上,它们有着鲜明的后现代立场。不过,既?#19988;帐?#23478;也是批评家的安?#21462;?#32599;塞蒂(Anne Rochette)注意到,卡勒在涉及身份的争论时,确?#24471;?#26377;明?#36820;?#30528;眼于后现代主义的“政治涵义?#20445;?#22312;这一点上,她和当代其它受到后现代理论影响的法国?#24080;?#23478;一样――而与“大不列颠和美国?#20999;?#21463;到类似影响的?#24080;?#23478;不一样。24)相比之下,贝蒂·乔丹完成于1984年的电影《多样》(Variety),就是从女性主义者对色情?#35745;?#19982;造成看色情?#35745;?#36825;?#25442;?#21160;的驱动因素的关注而来的。乔丹解释说:
        从女性主义者的视角来看,注视这些影像的愉悦与女性人体的意象的中心地位是有关的。这就牵涉到考察?#21592;?#24046;异是如何在影像里建立起来,考察凝视是如何分裂开的(男人看,女人被看),以及对女性快感的表现。25)
        乔丹的电影里作了这样?#27426;?#21465;述,纽?#23478;患?#33394;情戏院的女售票员迷上了一个男性观众,开始跟踪他。色情“工业”与其它引导我们欲望的资本主义结构之间的关系,我们的色情幻想怎样通过?#25945;?#34987;组织起来,以及声称有?#21734;?#19968;无二的个人声音的错误理论,都在这部影片里被捅出来了。最后,女售票员与男观众联系上了,并向他说她在跟踪他,两人约好在一个下雨的昏?#21040;纸?#35265;面,影片就以这个?#32440;?#30340;场面结?#30149;?#20182;们俩都没有出现,这时电影似乎暗示,要表达真正的个人经验,最终是不可能的。在?#24080;?#30340;外表之下,乔丹对传统叙?#38470;?#23614;美学上的圆满的拒绝不见了,而这种?#24080;?#20250;把现代主义的愉悦与后现代主义风格化的?#35760;?#34701;铸在一起。同时,她对女性问题的关注使观众无法忽略这方面的考虑,并提醒他们她?#19988;?#19968;个女性主义共同体里一位妇女的身份向他们说话,同时她?#24425;且?#21516;样的方式来?#21019;?#20182;们的。尽管乔丹的电影与卡勒的――甚至与萨勒的――作品一样,都跟后现代主义对表像与现实的看法很合?#27169;?#20294;在对身份问题――既是作者的也是观众的身份――的强调上,则与后现代主义观点截然不同。乔丹对后现代?#24080;?#21644;女性主义观念的结合对后现代?#24080;?#22312;整个八十年代的发展是有启示性的。
        当然,对刚?#23637;?#21435;的十年做总结?#19988;患?#21361;险的事,此后的一个世纪,我们对后现代主义会是个什么东西将会有一个坚定得多的意见……一个世纪以后,一种不同的意见又将盛行。但不论最终?#19988;?#20010;(或几个)意见是怎样的,重要的是认识到历史总是反?#28526;?#21490;人的意图——我们从过去选择故事,是试图弄清楚今天的我们是什么(或我们渴望什么)。最近历史的著述使得这一过程变得分外清晰,因为这些著述给诸?#24405;?#24378;加了一?#20180;?#20107;,而这些?#24405;?#26085;复一日的复?#26377;?#36824;在继续展开,这些叙述活动本身就成为它们所要编撰的历史的文献。在八十年代的这十年当中,在后现代主义和里帕德(Lippard)于1980年号召的身份?#24080;?#20043;间,本文所?#24425;?#30340;故事?#19988;恢值?#21644;。女性主义的力量增加了在展览和出版方面女性的机会,女性主义运动转入了后现代?#24080;?#39046;域。与此同时,因为爱滋病的危机,已经与后现代主义联手的同性恋批评家被引向了女性主义运动那?#21482;?#20110;身份的行动主义。这导致了后现代主义理论与以身份为基础的?#24080;?#21644;行动主义的融合。
        在?#24080;?#23478;中,女性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的合流常常在纽?#21450;?#30340;作品里被提到,如?#24651;稀ば欢?#26364;(Cindy Sherman)和珍妮·霍尔泽(Jenny Holzer),或者以伦敦为根据地的?#24080;?#23478;玛丽·凯利(Mary Kelly),所有这些都是在八十年代成名的。这两种力量的联合既有潜力?#37096;?#33021;有缺陷,其再好不过的例子就是这十年里最知名?#24080;?#23478;中的另一位,芭芭拉·克鲁格(Barbara Kruger)。在这十年的开头,克鲁格以一系列无标题作品为人所知,作品把外表上很类型化的黑白照片联合起来,附上用商标式的红框着重框出来的煽动性文字。克鲁格作为首席绘图师的职业背景在《女家庭教师》(Mademoiselle)里为?#20999;?#22270;像注入了视觉上的活力,但它们在?#24080;?#30028;持续不衰的流行,其更深的根源却在于它们那种触动两种不同观众的能力:与它们的行动主义色彩相认同的女性主义者,和新一代的主要是男性的后现代主义者,他们在像《?#24080;?#22312;美国》(Art in America)和《十月》(October)这样的杂志里爬到了?#31561;ㄎ恢謾?#20004;类人都声称克鲁格是他们?#19988;?#26041;的,为此运用的解释?#22270;?#36175;策略从互唱反调一直搞到直接对抗。
        当《?#24080;?#22312;美国》刚开始特别推出克鲁格时,栏目的编辑哈尔·福斯特(Hal Foster)说克鲁格的目标是“把语言召回批评(call language into crisis)?#25253;D―这个短语是从法国理论家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的一篇文章里引用来的,其方法是让图像向身为“你们”的观众发言,使得其意义按每个观看者根据鲍德里亚所分析的语法进程而转换。福斯特称赞克鲁格,因为她把“自我的语言,?#24080;?#30340;语?#38498;?#31038;会生活的语言”融为一体,从而拒绝了现代主义关于美学?#30475;?#24615;的老观念。福斯特试图把她与?#20999;?#21487;能会把“我们”或“我们?#20445;?#23486;格)读成?#24080;?#23478;的真实声音的观众拉开距离,这些观众还可能相信“权力可?#21592;?#21629;名[或者]定位”。福斯特谴责那种本质主义(essentialism)-----一种相信有超越于表像或者与表像相分离的本质的观点-----他坚持:
        权力和欲望不?#19988;?#25104;不变“在?#28508;摺?#30340;东西:它们存在着,隐藏起来,在诸种表像里。这就是为什?#32431;?#40065;格重作她的图像的原因,为的是看看,谁在它们中起著作用,为的是把说话者“我”、从属的“你”这样的次序倒转过来。
        福斯特的结论是,“每件作品的表述都把我们牵连在内?#20445;?#36825;就通过回到?#24080;?#24615;(universality)的现代主义修辞学而否定了身份政治学的主张。26)福斯特的论点里暗含?#25490;?#24615;主义者的身份与一?#25351;?#34920;像理论相结合的后现代主义之间的矛盾,这一矛盾在1986年一份博物馆克鲁格作品目录的介绍里明?#36820;?#34920;示出来了:
        把克鲁格铆定为女性主义者并没有给她的作品以应得的待遇。因为,她的许多图像支持了狭义的女性主义的解读,但她作品的综合起来的效果却是,把我们的注意力引到在隐藏中介(media-ridden)的文化中生活的一个关键的社会事实……?#36203;?#31181;文化?#27426;系?#35753;我们领教捏造的图像,从而每天都在我们的意识里引发出一阵阵劈头盖脑的符号学的火花。27)
        女性主义者同样的欣赏克鲁格,但是她们拒绝这样的分析,拒绝把她们的考虑与符号学的阵阵火花这样更偏向于不由主地发泄的意像相比?#24076;?#20174;而将之贬低为狭隘的见解。《女性?#24080;?#26399;刊》(Woman’s Art Journal)在评论克鲁格作品在伦敦的一次展览时声称:
        克鲁格的表述是有其?#21592;?#30028;定的:“我\我们?#20445;↖/We)是妇女的声音,而“你(们)”则指向一个男人,他在父权制文化内部总站在权力的一边。28)
        这则评论从对克鲁格的采?#32654;?#24341;用了她说的“以?#25345;?#26041;式促使一种更加活跃的观众产生”的目的,这一目标她说“对我,首先?#19988;?#20010;女人,其次才?#19988;?#20010;?#24080;?#23478;的我来说”很重要。《女性?#24080;?#26399;刊》点名引用了福斯特,然后指责说,克鲁格的观念“已经逃逸出一些(男性)评论者的意识能力……如果福斯特理解?#21592;?#34920;述(Gender-address),他就会知道克鲁格的表述并不含糊,而毋庸置疑?#19988;?#20010;女性主义者”。还进一步引用克鲁格的话:
        人们说这是种预先把观众考虑在内的颠覆作法——批判是暗含着的——,任何这样的作法我都觉得没意思。我作品里的批判是相当清楚的,你可用不着去读多克·克瑞普(Doug Crimp,为《十月》编辑)的三篇文章来理解它们的含义。
        当然,后现代主义者可以再反驳,虽然克鲁格有这样的抗议,但是为克鲁格?#20999;?#20165;有女性出现的展览所作的目录却似乎清一色属于她所拒绝的文章的那种类型。例如,1983年伦敦展览以?#27515;?#26684;·欧文斯(Kraig Owens)一篇发表在《?#24080;?#22312;美国》上的文章为序言,该?#27169;?#34429;然同时从容不迫地对福斯特从?#20998;?#22823;陆的其它理论家那里弄来的概念来理解鲍德里亚的做法作了商榷)亦支持了福斯特说克鲁格作品并没有特别的?#21592;?#32771;虑的观点:“克鲁格看来是在表?#37995;遙∕e),这个身体,在空间的这个特殊点上”。写到这本册子后面附的两件作品时,欧文斯将某些阐释因为太?#24515;?#20110;字面而否定了。“我们能完全确定,这个女人就?#19988;?#31181;男性的凝视的牺牲品吗?#20445;?#20182;质疑的是作品?#27573;?#39064;》(“你的凝视打在我的脸颊上?#20445;╕our gaze hits the side of my face)),而同时对于另一则?#27573;?#39064;》(“你(们)建构了复杂的规则……?#20445;╕ou construct intricate rituals…),他坚持认为,它并非影射“被压迫的同性恋,而不如说是指身体接触本身成了一?#31258;?#20250;仪式这样一个事实”。他总结说,“克鲁格的作品所致力于表现的,既不是社会方面的注解,也不?#19988;?#35782;形态批判(这些是从政治方面激发增强?#24080;?#23478;的自我意识的传统作法)。她的?#24080;?#27809;?#20852;到?#25110;者布道的抱负”。29)
        如果说克鲁格可能同时迎合两拨持极端对立观点的观众,那?#27492;?#30340;成就会让?#20999;?#20843;十年代早期常见的、使女性主义者和后现代主义者们分裂的激烈争论暴露出来。但到了八十年代末,争论双方的斗士们都在寻找一个中间地带。1989年,露西·里帕德申明:“我害怕?#20999;?#30334;分之百感官驱动的、感情冲动的反知性主义者,他们是最糟糕的本质主义者,也害怕百分之百学院化的知性主义者,他们是最糟糕的后现代主义者”。30)随后不久她就提倡?#24080;?#39046;域的后现代主义者与“行动主义?#24080;酢保╝ctivist art)要更多交流互动,后者来源于依种族、民族、阶级、?#21592;稹?#24615;取向等不同而划界的共同体。她说:“我们需要由作家、学者、?#24080;?#23478;和行动主义者这些相互“读解”的人所创造出来的一种有血有肉的“批评”。因为如果没有可以参照的典范和?#23548;?#36825;一声势浩大的理论就不可能产生深刻的效果,反过来说,?#24425;且?#26679;”。31)
        里帕德探讨了?#24080;?#39046;域与行动主义之间潜在的会通,引用?#24605;?#20010;例子,其中一个是,“为什么一些?#24080;?#23478;不能在圣帕特里克大教堂作些抗议,而另一些却能在博物馆的殿堂之上就爱滋病大做文章……这没有理由”。这些个例都是在同性恋共同体的活动中找到的,尤其是由爱滋病解放力量联盟(AIDS Coalition To Unleash Power),即“爱解?#20445;ā癆CT UP?#20445;?#32452;织的大型的公开示威。这一组织于1987年在纽约成立,由于他们公开与?#20999;?#38459;碍预防和治疗爱滋病的个人和团体对抗,迅速的名声昭著。纽约的大主教发起反对预防爱滋病教育的运动而成了众矢之的,这些抗议的高潮是爱解(与女性主义组织?#26696;?#22899;分健康行动和动员?#20445;琖HAM(Women’s Health Action and Mobilization)暂时结盟的时候)破坏了此人1989年在圣帕特里克大教堂年举行的弥撒仪式时达到了高潮。就像所有“爱解”的示威一样,视觉冲击至关重要。宣传这次行动的海报在几周之前就一直覆盖了城市,在集会时则在人群上方飘动。在大教堂里,行动主义者举行了一次“拟死示威?#20445;?#20182;们躺到了地上),把避孕套扔向空中。计划和实行这次活动的过程由“爱解”纪录下来,拍了一部电影,题为“制止教会?#20445;⊿top the Church),这使得活动在主办者的紧密控制?#38470;?#20837;了表像领域。
        这种对“视觉形象”的重视是“爱解”的典型作法,该组织从纽?#23478;帐?#30028;吸收了许多成员,其中相当多人死于爱滋病。与后现代主义一起成为爱解的成果的,是它传留下来的?#24418;帐酰?#36825;些在冒头?#26412;?#24471;到了像道格拉斯·克瑞普(Douglas Crimp)这样有名的批评家的评论。1987年,克瑞普在《十月》上发表了一篇献给爱滋病患者的文章,在这个后现代主义刊物与政治行动主义之间勾勒出线索分明的联系来。在这篇以及他后来的作品里,克瑞普向公众介绍了“爱解”的装置作品和示威活动,明?#36820;?#25226;它们与下列问题联系起来:“身份、作者权威、和观众——以及这三者通过表像活动被一起建构起来的方式——是如何成为后现代?#24080;酢?#29702;论和评论的中心的”。关于“爱解”的海报,克瑞普说,“对作者权威的破除导致了匿名创作?#22270;?#20307;创作的实行。对原创性的破除产生了诸如‘好用就用’或‘如果不是你的就偷来’这样的格言”。32)
        在“爱解”的海报里很明显有一种后现代主义的感受力,像克鲁格的作品一样,这些海报将大块的文字与四处提取收集来的图像结合在一起。事实上,“爱解?#24065;环?#33879;名的图画《我不合时故我在》(I am out therefore I am),借用了克鲁格自己?#20999;?#20063;是借用来的的作品里的?#24739;?#32780;这一?#26085;?#33021;作为例子?#24471;鰨?#26089;期后现代主义那种对转换着的能指和语言学理论的执着已经有了改变。“爱解”所用意像与“我”和“你”的可?#25442;?#24615;已经不大搭得上界了,而跟?#27515;?#26684;·欧文?#29399;?#23545;直?#26377;?#25196;同性恋的禁令更加离得远了。无论克鲁格的《我购买故我在》(I shop therefore I am)的涵义是多么的模棱两可,在“爱解”的《我不合时故我在》里这种模棱两可都被取消了,后者要求人们将之作为身分的直截清晰的表达来读解,首先是由?#20999;?#20030;着招贴或者穿著?#32435;?#30340;人们,而最终则是里帕德所谓的共同/统一体坚定地作出了这种表达。
        就像女性主义的身份一样,同性恋的身份?#24067;?#26159;在愤怒、绝望之中、也是在严正声明和扬?#32426;?#27668;中锻打出来的。在八十年代,特别是在北美,正是爱滋病——更确切地说,是社会对这种首先冲击在同性恋者身上的传染病的漠视——催化剂般促成了同性恋身份在?#24080;?#19990;界和更加广阔的文化领域里成为一股新兴的强有力的力量。八十年代初,还看不见一个跟由芝加哥和里帕德这样的女性主义?#24080;?#23478;和批评家组成的共同体同一量级的同性恋者组织。1982年,在纽约同类展览里最大的一次、名为“扩张了的感受力:当代?#24080;?#37324;的同性恋存在?#20445;‥xtended Sensibilities: Homosexual Presence in Contemporary)的展览中,展览者发现他们的基本原则遭到了怀疑,甚至在一些特别有号召力的?#24080;?#23478;中也是。基斯·哈瑞宁(Keith Haring)那广受赞扬的涂鸦风格曾经成为一批艾滋病行动主义者的画法,但在一篇评论里,人们却这样?#24471;?#20182;的典型态度:“哈瑞宁承认自己?#19988;?#20010;同性恋者,但并不将此看作自己?#24080;?#21019;作的唯一主题”。33)这?#31258;?#26126;跟早些时候的布里奇特·瑞拉(Bridget Rilar)和海伦·弗莱?#20808;?#21202;(Hellen Frankenthaler)这样的?#24080;?#23478;所做的一样,她们拒绝“女性?#24080;?#23478;”的标签,34)这种说法只有把它当成一种对某一身份的拒绝――因为对身份的陈陈相因维系了社会等级制——才有意义,这身份不受人欢迎,因为它被看作?#19988;桓哦?#35770;(排除了任何其它的“?#24080;?#20851;?#22330;?,而主流的身份,比如“男性”或“美国人?#20445;?#21017;不会有这种情况。爱滋病危机产生了一个较多怒气而较少去解?#37995;?#39064;的氛围。到了八十年代末,哈瑞宁和质疑他的同性恋身份有重要还是不重要的?#20999;?#37319;访者,以及其它成千上万的爱滋病患者,都去世了,大多数是男同性恋者,主要生活在?#24080;?#30028;的中心城市。特别是在英国和美国,官方不关心同性恋社区面临的危机,由此激起的反应在同性恋身份的语境里为爱滋病定了基调。35)今天,众多门类不同的?#24080;?#23478;——有人估计仅仅在美国就有五百人36)——?#22253;?#28363;病为创作的中心主题。但对那场危机最早也最抢眼时做出反应的,还是“爱解”的?#24080;?#23478;共同体,这一项在海报上、T恤衫和?#24080;?#26434;志上进行的工作为同性恋身份提供了最多的鲜明意象。
        许多评论家在看到八十年代这十年时,被?#24080;?#24212;对爱滋病的方式给打动了,这种方式的渊源则是?#20999;?#20986;于影响社会变革之策略而“去思考文化内部的性的表像问题的以女性主义为基础的分析”。37)无论是在“爱解”的图像使用的坦率表述里,还是在它对身分的强调上,对女性主义策略的运用都十分的明显。正如朱迪·芝加哥,她认识到身份植根于一个对共同?#26800;?#30340;历史的见解,就用她的?#22534;?#20250;》赋予女人的历史以具体形象,同样,“爱解”的图像运用也在表述对爱滋病的特别关注的同时,正式述说并赞美了一个同性恋的历史。?#20999;?#29992;于“爱解”的?#25300;?#25105;的?#20581;?#36816;动(Kiss My Lips)的?#35745;?#23601;是例子,它们取材于一些档案照片,这些照片纪录了二十年代百老汇舞台上女同性?#21040;?#33394;,第二?#38382;?#30028;大战期间为服役人员服务的同性恋酒吧。更加微妙的是,“爱解”海报上对于靶子、旗帜和褪色的都市风景的画法唤起了人们对雅斯贝尔·琼斯和罗伯特·豪森伯格的?#24080;?#30340;回忆,从而维护了同性恋?#24080;?#21490;的遗产。同样的,安迪·瓦洛尔的彩色照片肖像,则是在效仿“爱解”那幅名为《爱滋病之门》(AIDSGATE)的海报,里头用酸性绿涂出的罗纳德·里根[译者注:美国前总?#24120;?980-1988)]有着一双粉红眼睛。一次在直接借用同性恋?#24080;?#23478;罗伯特·印第安纳(Robert Indiana)?#24739;?#26368;有名的作品时,“爱解”把这个向波?#25214;帐?#20062;灵的作品的题?#30475;印?#29233;》(LOVE)改为《骚乱》(RIOT)。38)最终,像基思·哈瑞宁这样著名的同性恋?#24080;?#23478;开始为“爱解?#24065;?#21450;其它应对爱滋病的组织创作,同时“爱解”组织里的?#24080;?#23478;如亚当·罗斯通(Adam Rolston)通过建立的画廊出售与他们有关系的作品。与此同时,像“群物质?#20445;℅roup Material)和“普通观念?#20445;℅eneral Idea)这样的?#24080;?#22242;体把与爱滋病相关的装置放到了遍布?#20998;?#21644;美国的博物馆馆和画廊里,他们经常是借鉴达达?#24080;?#21644;波?#25214;帐?#30340;?#35760;桑?#25226;?#19988;帐?#29289;品彼此充满张力地并置起来,将之带入到他们的?#24080;?#35821;境里去,但带上了比当年明显得多的?#21040;?#24847;图。在八十年代的头几年,?#24080;?#30028;拥戴的?#19988;?#31181;从对?#20999;?#20197;身份为基础的?#24080;跏导?#30340;反对中界定出来的后现代主义,?#20999;┦导?#19982;女性主义是联系在一起的,到了这十年的末尾,身份的发扬光大和清晰表达则成为这种后现代?#24080;跏导?#30340;核心。
        没有后现代理论的批判,就无法重新把握后现代主义的走向。正如批评家?#26448;?#26031;·迈耶(James Meyer)?#24471;?#36807;的:“这场传染病使我们产生了怀疑,后现代主义,一道不可知的景观的主旨是什么……爱滋病(一种传染病,一场运动,一个朋友的死亡)并不会支撑人们对关于某个文本化社会(social-as-text)的描述的信念,这样的描述是对一些变幻?#27426;?#30340;虚影进行的谁都可以参加的辩论”。39)?#23548;?#19978;,八十年代人们看到后现代主义是由?#20999;?#19982;其早期阶段理论不无关系的批评家们重新评价过的。到了1985年,哈尔·福斯特认识到鲍德里亚思想中虚无主义的危险,提出解构?#24080;?#35753;自己成为“一个需要批评的传?#22330;保?#24182;且开始倡导“反霸权的(女权主义、第三世界、同性恋……)社会运动”和少数派文化。他把1982年那篇关于克鲁格的论文修订并重新出版,除了题目其它全变了:有了一个关于政治性?#24080;?#23478;的长段序言,承认了克鲁格作品里女性主义内涵,这些标志着这位批评家?#38470;?#30340;兴趣已然是在身份?#24080;?#19978;了。40)
        福斯特在他的文本里尚不明说他关注点的转变,这一方面,?#27515;?#26684;·欧文斯和道格拉斯·克瑞普的文章则着重指出,八十年代以来他们所推重的东西发生了变化。欧文斯在1983年?#31471;?#32773;的话语》(The Discourse of Others)的开头就称他自?#20309;?#35270;女权主义是“批评上大大的疏忽?#20445;?#24182;就此谴责了自己,并且说,这?#19988;?#20010;?#24597;?#23427;“点出了我们的后现代主义讨论中普遍存在的盲点,不仅是讨论的对象中有盲点,我们自己的释阐中也有,我们没能够对?#21592;?#24046;异的问题所在做出发言”。无论从这篇文章所传达的信息还是它被接受的程度看,它都是八十年代发生的哲学转变的范例。现在它属于?#20999;?#26368;频繁地选入大学教材的文章之列。41)不过,当这篇在1983年收入一部后现代主义文集出版时,女性主义者们私下里把欧文斯的女性主义代言人立场当作男性权威在新?#19978;?#38155;里绵延不绝的病征。确实,尽管欧文斯对“我们自己的阐释”中对?#38774;员?#24046;异”的关注作了?#24471;鰨?#20294;他作为一个男人——特别?#24425;且?#20010;男同性恋者――的立场仍然没明说,并且?#23548;?#19978;被文章的结论消解了。文章承认“克鲁格作品的表述总是特别关注?#21592;?#30340;?#20445;?#20294;又论证说,她的文字部分“证明男人和女人本身没有固定的身份,而是从属于交流的”。
        到了1987年,欧文斯跨出了他自己在1983年号召的?#19988;?#27493;。在《不法之徒?#21495;?#24615;主义中的男同性恋者》(Outlaws:Gay Men in Feminism)一书中,他承认这本书是女性主义对他早先的著作的批评所激发的,他对自己的同性恋身份直言不讳,并称赞了?#20999;?#25226;厌同性恋与厌女人这两种现象之间的关联看成社会控制的孪生形式的女性主义者。除了他坦白的同性恋论调,“不法之?#20581;币?#35789;也证明了欧文斯写作的第二次转变,因为他运用了新的理论基础。符号学和能指让人愉快的滑动,连同对纳粹德国和美国最高法院直率的政治分析,都被历史和人类学(引用了?#20180;?#23572;·福柯(Michel Foucault)和?#27515;?#24503;·列维-斯特劳斯(Claude Levi-Strauss))取代了。就像1983年对芭芭拉·克鲁格那样,欧文斯在1987年的一篇著述里也?#24418;?#20316;出最终结论,他在对一种“既不致力于对社会的评注,也不作意识形态批评”的?#24080;?#30340;称赞中结束了该?#27169;?#24182;且号召把男同性恋者跟女性主义者联?#20540;?#25239;同性恋歧视当作“一切左派政治联盟的最主要关注的东西”。
        没有比下面这一点更清楚?#24471;?#36825;一议题对全社会的重要性?#36203;?#24220;和?#25945;?#25226;同性恋者当作了爱滋病大规模流行的替罪羊――这?#19988;恢制?#35270;同性恋的战略,它对全体人民的福祉的威胁跟疾病本身一样大。42)
        不到两年,欧文斯自己也因爱滋病去世。
        跟欧文斯一样,道格拉斯·克瑞普到了八十年代末,也公开对自己的批?#35272;?#35770;、连同他所谓的“后现代主义理论”作了重新评价。克瑞普在回顾他早先对两?#24674;?#21147;于?#21592;?#35805;题的?#24080;?#23478;的态度时,详?#24863;?#36848;了1983年他是如何高度评价莎莉·列?#27169;⊿herrier Levine)那种对被奉为典范的现代主义意像的后现代主义挪用。列文仅仅是把爱德华·威斯顿(Edward Weston)那组有名拍他儿子的摄影习作重新拍了,然后以?#27573;?#39064;》(Untitled,或《爱德华·威斯顿所作》,After Edward Weston),这是在挑战对作者权威和原创性、?#23548;?#19978;也是对?#24080;?#26412;身的现代主义传统信条。对罗伯特·梅普尔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译者注:以男同性恋为题材的摄影家]则相反,梅普尔索普那“落时的现代主义挪用”在他看来只不过是照搬了现代主义对?#24080;?#25668;影的传统作法,为的是制造畅销的东西。可是,站在九十年代的视点上回过头看八十年代,克瑞普发现,围绕与爱滋病有关的图像运用及为?#24080;?#23478;提供的公?#19981;?#37329;而的论战,让他对列文和梅普尔索普之间的比较有了新的认识。他觉得,他忽略了两种类型的图像实则相同:两者都把男性的身体当作与性有关的来加以表现,并提出一种同性间凝视的可能性。克瑞普说,在最近学院和政治机关的?#24418;?#30340;?#26085;?#20043;下,甚?#20004;?#20165;是对同性恋者身份的暗示,其挑战性都是?#20999;?#20851;于作者权威和挪用的“局部?#24065;?#39064;所不可能有的。他说,我们此前曾经被迫从后现代主义那儿学?#24314;D―不是从后现代那儿学到,而是恰恰是从跟它对着干中学?#24314;D―的,是?#25300;?#38505;、甚至有杀伤性的东西,厌同性恋现象正?#19988;?#36825;些东西构造了我们文化的方方面面”。他总结道:“我们现在必须做的——只要当作?#26893;?#25105;们的疏忽的一种方式——就是为厌同性恋现象命名。43)
        这种命名——去命名一种身份和构造这种身分的压?#28982;?#21046;—-的强烈欲望可能是八十年代末后现代主义的最显著特征。不再是把社会对精神抽象化的修辞学兴趣发挥到极致的现代主义了,也不是后现代主义者在十年所称道的对社会能指那同样抽象的游戏了。离开抽象而转到明确具体的变动的一个合乎逻辑的结果就是自传,在从八十年代迈向九十年代之际,自传成为?#24080;?#23478;处理身份议题的一个重要手段。杰克·佩尔森(Jack Pierson),莱尔·阿什·哈顿里斯(Lyle Ashton Harris)以及最著名的戴维·?#21482;?#32435;罗维兹(David Wojnarowicz)在他们的自传式绘画和画廊装置中,都把个人的和大众?#25945;?#30340;图像结合起来。他们的工作接受了个体主体性是通过社会指号(sign)?#22836;?#21495;创造出来的后现代假设,但这决不是对非个人的普遍性的默认,而是使得?#24080;?#23478;立场的具体性凸显出来,这立场处在同性恋身份和基于种族和阶级的身份的汇合点之上。就像里帕德当作七十年代之代表所引用的女性主义自传?#24080;?#19968;样,这项工作,虽然是个人的,但却不是唯我的。这种对身份的特别关注使共团体的独特范式得以产生。?#21482;?#32435;罗维兹?#20999;?#38452;冷的图像常常包含激烈的政治指向,这些图像在成为右翼力量的宗教和政治代言人――这些人抗议在政府?#26222;?#25903;持的机构里展览他的作?#27861;D―发动的大?#29260;?#40723;的攻击的中心时,也在美国公众的意识里被当作同性恋者身份的表达?#21355;?#25166;根了。44)对罗伯特·梅普尔索普的类似攻击则使得人们对这位摄影家的认识从――就像克瑞普指出的――一位形式?#35760;?#30340;大师转为同性恋身份的象征。
        在爱滋病——它最终夺走了梅普尔索普和?#21482;?#32435;罗维兹的生命——激活?#24080;?#30028;的同性恋身份问题的同时,八十年代后期的人们?#37096;?#21040;了明确了身份的女性主义活动的复苏,这一次是受到了后现代主义原则的影响。“游击女孩?#20445;℅uerrilla Girls),这样的名字很明显里有后现代主义的语言游?#27861;D―这?#19988;?#20010;团体,她们在1985年开始在纽约的?#20540;?#19978;贴出?#24605;?#38160;反?#25345;?#26063;歧视和?#21592;?#27495;视的海报,并很快扩展到美国其它城市。?#20999;?#21442;加活动的妇女在共众场所出现时,通过穿著游击队的伪装保持匿名。45)可能有一个例子是最好的,它上面汇集了女性主义共同体、?#21592;?#36523;份和后现代主义对意义的解构以及对审查机构的抨击,这些共同构成了九十年代转折点上的?#24080;?#30028;的特征,这就是另一个团体――来自温哥华的“亲?#29301;?#35785;说?#20445;↘iss & Tell)――的工作。她们在加拿大、美国和澳大利亚巡展过的装置《抽线》(Drawing the Line),用她们的话说是呈上了“100幅女同性恋性倾向的照片,按引起争议的大小排列”。46)她们给参观者笔,要求他们记下他们的评论(图像或者文字)——女士们在挂着照片的?#22870;?#19978;写,男士们在位于展览馆中央?#24674;?#30340;书上写。这样,图像的意义就在每次展览的整个过程里逐渐成形,特别是当缠绕在相片周围的涂鸦大量增加时,女性的观众常常进一步发挥或反?#24403;?#27492;的评论。
        像这样的作品既不是向七十年代女性主义的回归,也不是早期后现代主义的解构景象,而是这两股潮流在八十年代期间汇合的例证。露西·里帕德的词,“共同/统一体?#20445;?#21487;以成为这类?#24080;?#30340;标志词语,因为这个词把那种拆散一个术语以揭示其意义的解构语言学跟对集体身份的主张结合在了一起。在这样一种?#24080;?#36523;份的发展过?#35752;校?#22899;性主义和爱滋病行动主义者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们为后现代主义在社会?#23548;?#39046;域的理论打下了基础,并且激发了新一代人积极参予?#24080;?#21644;关心?#24080;酢?


        评分

        参与人数 1引线币 +10 收起 理由
        晚来天欲雪 + 10 有价值的好帖

        查看全部评分

        0

        主题

        32

        帖子

        1

        听众

        ?#23383;?#22253;

        Rank: 2

        引线币
        3183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03-12-30
        在线时间
        1 小时
        积分
        32
        威望
        0

        对后现代主义感兴趣得同志们都来聊聊呀!

        能闲着没事儿翻译这文章的叔叔阿姨也是很勇猛DI。。。
        我也在读, 等回来看看谁能从中悟出后现代主义的真谛~

        55

        主题

        2227

        帖子

        4

        听众

        引线元老

        ;豹纹王冠■мё.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引线币
        58625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04-2-21
        在线时间
        594 小时
        积分
        2227
        威望
        10

        终身成就奖

        对后现代主义感兴趣得同志们都来聊聊呀!

        阿唷~~~~~~
           好长啊!!
        要是有图图就更好了~~
        这个城市里,有多少伤心的故事在上演,就有多少温暖的童话在传说。
        下一页 »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穿针引线网为中国服装穿针引线!
        穿针引线网成立于2001年,是服装行业深度交流?#25945;ǎ?#31359;针引线网一直在以?#23548;?#34892;动促进?#21040;?#21516;仁的联合与中国服装行业的发展。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客服中心
        投资六肖中特

        <track id="1flrr"></track>

            <th id="1flrr"></th>

            <track id="1flrr"></track>

              <track id="1flrr"></track>

                  <th id="1flrr"></th>

                  <track id="1flrr"></track>

                    彩票昨天晚上中奖号码 福建时时中奖号码 极速时时彩基本走势 百乐门炸金花真欢乐app pk10追345678窍门 急速赛车开奖记录历史 机动车选号技巧 捕鱼达人2旧版本 湖北11选5中国体育彩票 最准平特连肖高手论坛